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疯狂大家族

时间:2018-05-23
(一)
我名叫李照扬,在一间超市里工作,虽说工资不多,但里面有好几个亮妞,我每天上班都巴不得把她们给干了,但我没这个胆。
今天还是照常在晚上11点工作后回家,走到浴室门边时,从里面传来很奇怪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呻吟。不知爲何,我感到心噗噗跳,轻轻旋转把手……门开了,我从缝隙向里面望去,剎那间惊愕得几乎大叫,急忙闭上嘴,因爲看到妈妈的手指缠绕在爸爸的阴茎上,缓慢地上下移动。
把门缝开大一点,只见妈妈跪在爸爸的脚下,用心地在帮爸爸搓揉勃起的阴茎;爸爸闭着眼享受妈妈给他口交带来的快感,嘴里轻轻哼:「哦……哦……」
妈妈灵活的小舌轻舔着爸爸的龟头部份,再打圈刺激着龟头的前端,一股麻酥的快感迅速流遍全身……爸爸下身爲追寻更高的快感,下意识地向前一挺,缰大半根阳具迫进妈妈口内,龟头的前端已顶着妈妈咽喉的深处,令她唿吸困难,妈妈只好头向后仰,然后紧含着爸爸的阳具套弄着,做着活塞运动。
爸爸粗大壮硕的阳具,在妈妈柔滑湿润口腔内肆无忌惮地出入,妈妈心里明白,只有落力地取悦爸爸,才可得到激烈而充实的宠幸,故此妈妈努力收缩口腔的肌肉,提供一个紧窄的战场供爸爸暴怒的阳具沖锋陷阵。
妈妈每次的吞吐,桃红色的口红总在怒挺的阳具沾上一些,显得性感非常。妈妈前送时,像饿兽吞食般把爸爸的阳具吞至没根,然后她停一停,口腔肌肉一波一波的收缩着,带给爸爸一浪接一浪的快感;当妈妈重複着这个销魂蚀骨的动作,爸爸亦一步一步的攀向高峰。
在他俩合拍的配合下,爸爸胀迫的阳具终于到了发射的时刻。爸爸把龟头紧顶着妈妈口腔深处,阳具一阵剧烈的抽搐,一股浓精激射到妈妈口中,把妈妈的口腔灌得满满。爸爸抽出阳具后,妈妈嘴角溢出一股精液,妈妈无力地侧卧在浴室地上,嘴角源源不绝流出爸爸白浊的淫精……
夜里,我辗转难眠,只要一合眼,眼前就浮现出妈妈帮爸爸口交的画面,几经努力,我还是无法成眠。
起身到浴室上厕所,浴室里的洗衣篮内还堆着母亲洗澡后刚换下的衣物,我忽然突发奇想,随手翻了翻洗衣篮,无意间发现母亲今晚刚换洗的内衣裤正静静的躺在洗衣篮里。一股沖动油然而生,我再也无法克制心中的慾火,顺手将母亲的内裤塞进口袋里。
回到自己房里,我小心翼翼地摊开母亲蜷曲成一团的内裤,鲜红色的小内裤綑着美丽的蕾丝花边,透明的布料上还绣着一朵朵盛开的玫瑰。我翻看着内裤,内裤上沾有一层白色的分泌物,还黏着两三根弯弯曲曲的阴毛,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腥臭与尿骚味杂陈的混合气味,它像一股天然的催情剂,才放在鼻尖嗅了几下已让我亢奋到了极点。
我一边掏出阳具手淫、一边嗅着母亲的内裤,还忍不住舔起了内裤上的分泌物,微微的酸味从舌尖传到了脑门,说不出的古怪味道,也有说不出的神奇,我满溢的精液早已忍不住喷射淋漓……

(二)
第二天早上,我得知爸爸要去国外考察三天,心里想到这是个机会,在去上班之前到三姨家找表弟,我向马渔要了几颗安眠药后就去上班,一想到晚上有得爽,巴不得早点下班。
上班时间终于结束,我赶紧骑车回家,幸好妈妈还在看电视,她说口渴要我帮她倒一杯水,我觉得时机到了,在倒水时偷偷的把安眠药放进杯里,然后把水递给妈妈,看着妈妈高兴地喝下我特别调制的水,我知道今夜有得搞了!
过了午夜一点,我早已耐不住性子,飞奔至那将要纵慾的房间。看见妈妈熟睡的样子,我轻轻地摇了下妈妈,果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兴奋地掀开厚重的棉被,妈妈今天穿着她性感的白色透明丝质睡衣,那美妙的睡姿,让我的小弟弟立即竖立。我随即褪去我所有的衣裤,爬上床去贴近妈妈美丽的身子,隔着丝质睡衣轻轻搓揉着妈妈没有戴上胸罩的丰乳,感觉真有说不出来的美妙。
看着妈妈性感的双唇,忍不住凑上我的嘴轻吻了妈妈,又小心地伸出我的舌头在妈妈的嘴里探索着,再将妈妈的舌头深深地吸了一下,轻咬着妈妈的嘴唇,我又忍不住深深地吸吻着妈妈的小嘴,感觉真刺激!
我撩起了妈妈的睡衣,妈妈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蕾丝亵裤,那透明得不像话的薄,隐隐淡出妈妈黑森林的原形,若隐若现的蜜穴就在眼前。我突然狂野似地拼命以舌头探索,翻过了那薄薄的一层布,直接向妈妈肥美的大阴唇前进,在蜜穴入口处有一股淡淡的淫水香刺激着我的味觉与嗅觉,更使我异常兴奋。
我用舌尖舔着妈妈的小穴,此时妈妈的嘴中发出了呻吟声,不知是妈妈在做春梦抑或安眠药的功效,她并没有醒来。
那淫蕩的呻吟,刺激我的肉棒吐出透明的润滑液,看着妈妈的小嘴,忍不住将我胀大的肉棒送入,抱着妈妈的头,前前后后插了几十下才停止。瞧见妈妈嘴角流出的口水,硬是又多插了几百下,阳精差点射了出来,实在感到很爽!
此时我翻开妈妈的阴唇,将大肉棒对準妈妈的小穴狠狠地插了进去,妈妈阴道内温暖的穴肉紧紧的包住我的阳根,妈妈的淫水和着我的阳水与肉棒一齐沖击着子宫淫肉,每顶一下,妈妈就呻吟一声,我也愈来愈兴奋。
在勐顶了穴肉数百余下后,我最后一挺,将精液狠狠射入妈妈的淫穴深处扩散开来,登时我瘫在妈妈的身上抱着妈妈休息了一会儿,才收拾好回到房间去大睡一觉。
(三)
有一天,蒋少庆趁我父母去拜访亲戚,约了洪星仔来我家中看A片。我们心想黄色书刊看久也会腻,不如去看看A片,尤其平常哪来的机会可安心看A片,还不是得一直快转只看精彩镜头,且也不敢安心打手枪,于是便答应了。
到了我家集合后,便浩浩蕩蕩地去录影带店租录影带。三人一到便开始仔细找最精彩刺激的,找着找着少庆叫我们两人过去看一下,那部片的名子是《母子乱伦》,三人不约而同吞了口口水,并马上决定了——就是这支录影带。
那部片是说儿子趁父亲不在时用安眠药迷倒了母亲并予以姦淫,其中自然有许多精彩的做爱镜头,尤其当母亲清醒时痛骂儿子,并伤心欲绝地教训儿子,但不料儿子反而藉着身强力大,用绳子把母亲捆绑起来,不但强迫母亲爲其口交并强干母亲的肛门直到母亲昏厥,最后又再次侵入其母的阴道……片子最后的画面是母亲的口中、阴道及肛门都缓缓流出儿子射进去的乳白色精液。
看完后三人都陷入深深的惊讶里,目瞪口呆得无法言语。
过了约十分锺,星仔说:「哇靠……真是受不了,这足够我回想一百遍都忘不了。」
少庆也说:「不错,实在太刺激了。现在真想马上打一炮消消火。」
这时我说:「我想效法刚才那片子的儿子……」
这时其他两人异口同声说:「这可是乱伦耶!你若做了,不怕你妈赶你出去吗?」
「反正我是家族里的独子,我才不信我妈会赶我出去,顶多被扁一顿而已。而且我们已经二十多岁了,也该破童子身了。」我说。
「那还不如出去找个妓女搞搞算了。星仔你说对不对?」少庆问着。
「我有个方法可使我们不花一毛钱就可搞女人,同时不怕染上性病。而且若照我说的做,还可以享受最少两个女人。」我老实的说。
「怎麽可能?快说出来,不要卖关子啦!」两人异口同声说。
「很简单,这个方法就是互相交换自己的母亲,把她们当作礼物来交换。如我把我的母亲借你们搞,我和少庆则搞星仔的母亲,或与星仔搞少庆的母亲。如此一来,不但不用花钱,而且也不会乱伦。」
原本这是常理所不允许的,但是我们这三个色慾已经超过了理智的少年却思索不久便达成此项计划协议,于是三人约定一週后各自交出「适当时刻」再依序安排时间。
一週后的星期六,三人约了在麦当劳检讨时刻表。于是便决定星期三先上我的母亲,而再抽籤决定星期几上少庆与星仔的妈妈,最后是星期一去少庆家,星期天去星仔家。决定后便各自散会,安排计划。
星期一我与星仔準备去少庆家过夜不回家了,所以下班后我和星仔就马上去少庆家里。
到了后,少庆的妈妈蒋悦欢很乐意地招待我们,还煮了一堆菜馐招待儿子与其高中同学。吃完后我们三人进书房装作要打扑克。
进书房后少庆便说:「我妈很爱干凈,刚刚煮饭沾了一堆油烟,一定会在收完碗盘后去洗澡,而且她有浴后喝减肥茶的习惯,所以我準备了浓缩安眠药放在减肥茶中,到时就随你们了。记住千万不要太粗暴,否则我会翻脸。」我与星仔立即如捣泥般的拼命点头。
这时传来莲蓬头的水声,于是三人蹑手蹑脚的走出书房,并放好安眠药,并到浴室外準备偷窥蒋悦欢洗澡的样子。
少庆家的浴室门的下方有斜斜的木条作通风用,于是我与星仔便把眼睛靠上去,顿时看到少庆母亲洗澡的样子……
悦欢先以肥皂沾满西瓜布,接着仔细地擦拭全身,并有节奏地按摩雪白的胸脯,接下来又拨开褐色的阴唇让泡沫覆盖上去,然后用手把泡沫涂均匀,并不时揉捏乳房及微涨的阴核。
后来悦欢坐在浴室的地板上,伸手拿起莲蓬头抵在胸口上,以空着的左手碰触自己的乳房,食指挑动了一下乳头,在浴室中变得柔软的乳头敏感地慢慢朝上挺起。悦欢由下方捧起乳房,一面把莲蓬头抵在乳头前端,一面慢慢地揉搓整个胸部。
莲蓬头由胸部渐渐向下移,莲蓬头被放在私处,让大量的温水沖洗着耻毛,完美的身体变得无法自制,悦欢双脚向外张开,以左手手指左右撑开肉缝,露出中间的敏感部位,然后让莲蓬头靠近那儿,缓缓上下移动。
我与星仔的阴茎顿时竖立起来,同时吞了吞口水,想到待会可插入少庆母亲的阴道并玩弄她的全身,龟头不禁渗出了一丝丝的黏液。而少庆则因第一次看到自己母亲的裸体而感到后悔,但随即又压下此念头。
这时悦欢也洗澡完毕要穿回衣服,于是三人匆匆忙忙跑回书房,等待悦欢喝下掺了安眠药的减肥茶。
过了约十分锺,悦欢敲书房的门说:「奇怪,妈今天似乎蛮疲倦想要睡了,你们若肚子饿,冰箱里有东西,我要去睡一觉。」同时对我与星仔说招唿不週。
我们两人心想,少庆的母亲不但不会招唿不週,而且是最好的招唿,就是用她那成熟的肉体来招唿我们,于是两人都露出奸笑的表情。
过了约十分锺,三人蹑手蹑脚地去到少庆母亲的卧房外,里面传来阵阵轻微的唿声,那代表安眠药已发挥了功效。
这时星仔问:「若待会药效不够,伯母醒来呢?」少庆也没想到此问题,顿时呆掉了。
这时我说:「放心,我早已想到这点,于是从我妈那里偷了些许乙醚。」少庆与星仔顿时松了一口气。
要开房门的时候,我问少庆:「你要待在旁边吗?这样好吗?」
要儿子在旁边看着朋友姦淫自己母亲实在是很令人难以释怀,但少庆怕两人会不会太过份,且自己也想看母亲赤裸的肉体,于是咬了咬牙说:「没关系,我不会干扰你们,只要你们不要太过份。」
我与星仔说:「一言爲定!」
开了房门后,映入视野的是少庆的母亲正发出微微的酣声。三人交换了一眼后,少庆在梳妆台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而我与星仔便走向床準备展开攻势。
我轻轻地摇了一下悦欢,果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两人立即兴奋地掀开厚重的棉被。悦欢今天穿着她性感的白色透明丝质睡衣,那美艳的睡姿,让两人的小弟弟立即竖立。我与星仔随即褪去所有的衣裤,爬上床去贴近悦欢美丽的身子。
星仔隔着丝质睡衣轻轻搓揉着悦欢没有戴上胸罩的丰乳,感觉真有说不出来的美妙,同时看着悦欢性感的双唇,忍不住凑上他的嘴轻吻了悦欢,又小心地伸出自己的舌头在悦欢的嘴里探索着,再将悦欢的舌头深深地吸了一下,轻咬着悦欢的嘴唇,接着深深地吸吻着悦欢的小嘴内的舌头。而我则目不转睛地看着悦欢的阴部。
两人交换个眼神后随即撩起了悦欢的睡衣,悦欢穿的是一件白色蕾丝亵裤,那透明得不像话的薄,隐隐透出悦欢黑森林的原形,若隐若现的蜜穴就在眼前。我突然发狂似地拼命以舌头探索,翻过了那薄薄的一层布,直接向悦欢肥美的大阴唇前进。
在蜜穴入口处有一股淡淡的淫水香味刺激了我的味觉与嗅觉,更使我异常兴奋,于是迅速地脱下悦欢的内裤,这时悦欢那两片肉片形成的阴唇与微凸的阴蒂便毫无保留地显现在我眼中。我用舌尖舔着悦欢的小穴,此时悦欢的嘴中发出了呻吟声,不知是在做春梦抑或安眠药的功效,她并没有醒来。那淫蕩的呻吟,刺激得我的肉棒吐出透明的润滑液。
而星仔则不停地以舌头舔着悦欢那红碣色的乳头,舌头沿着乳晕画圆圈,两手更不停地搓揉悦欢丰满的乳房。少庆看在眼中顿时觉得口干舌燥,阴茎更是竖立朝天,于是便自己套弄着阴茎。
这时我也快要忍不住了,便低声对星仔说:「我先插进去啦,待会儿再换你上。」我把悦欢的腿撑开,然后在悦欢的双腿间用跪坐姿蹲下,这样可以边干边看得到悦欢的穴,于是握着阴茎对着悦欢的穴一股脑插进去。
因爲悦欢的阴部刚刚被我舔了很久,所以小穴已经十分湿润,阴茎很顺利的就插进去了。我感觉里面紧紧的、暖暖的,好舒服,便两手抓住悦欢的膝盖,把悦欢的腿撑得很开很开,让整个下体露出来且看得更清楚便开始抽动起来,过不了多久便在里面射了精。
同时星仔把他的小弟弟对着悦欢的小嘴,忍不住将胀大的肉棒送入,抱着悦欢的头,前前后后动了几十下才停止,瞧见悦欢嘴角流出的口水,硬是又多插几下,阳精差点射了出来,实在感到很爽。
突然悦欢微微发出声音,似乎安眠药的药效快抵不住两人的玩弄,两人吓了一跳,于是我迅速地拿出沾了乙醚的湿布封上悦欢的口鼻,不久悦欢又昏睡了过去,这时星仔便与我交换位置準备开始插入。
星仔先拨弄着悦欢的阴唇,并揉捏她的阴蒂,并不时以食指插入悦欢的阴道内,接着把阴唇狠狠的撑开,将自己的肉棒对準悦欢的小穴狠狠地插了进去。悦欢阴道内温暖的穴肉紧紧包住星仔的阳根,悦欢的淫水和着星仔的阳水与肉棒一齐沖击着子宫淫肉,每顶一下悦欢就呻吟一声,星仔也愈来愈兴奋,在勐顶了穴肉数十余下后,最后一挺将精液狠狠射入悦欢的淫穴深处扩散开来。
这时少庆忍不住对我们两人说:「够了吧?」两人却神情坚决地摇了摇头,準备第二次姦淫。于是我又开始插入悦欢的小穴,这次我已掌握了要诀,採取A片里九浅一深的插入,同时右手轻抠着悦欢的肛门;而星仔则捏着悦欢凸起的乳头,接着把悦欢的乳房併在一起,接着阴茎便在悦欢双乳的乳沟内进出。
这次两人皆持续了十多分锺,最后我发出低沈的呻吟声,瞬间把浓稠的精液再次送入悦欢的子宫内。而星仔也在快洩的时候把悦欢的小嘴张开,将阴茎送入悦欢的小嘴再干了数十下,把精液射入悦欢喉咙内,也结束了这第一次的难忘经验。
接着开始收拾善后,两人用面纸把悦欢阴道流出的淫水擦干凈,并把遗留的精液擦掉。这时少庆已经受不了去厕所打手枪,我对星仔说:「不如我们把悦欢摆个淫蕩的姿势拍照起来,閑暇时可打打手枪,以后若有事情也有个保障。」
于是星仔便去拿照相机,两人趁着悦欢昏迷,把她摆弄了许多淫秽无比的姿势,同时拍照下来以备不时之需。帮悦欢穿完睡袍后,便回少庆书房睡觉。
后来我们也以同样的理由与手法,顺利地姦淫了我的母亲丽晴与星仔的妈妈悦琴。而因爲我们準备齐全且事后又有妥善处理,因此虽然三人的母亲隔天发现有点不对,但随即只认爲自己太多心了。
三人因得偿所愿而不再花时间在有的没有方面上,反正A书哪有真人好,且爲了将来能够继续玩弄彼此母亲的肉体,于是平常便专注于工作上面,因此业绩有明显的进步,而且还加了薪水。
所以我们的母亲便以爲三个小鬼头在一起只是想法赚钱,于是都很欢迎三人到家中念书,也不反对儿子去别人家中通宵玩耍,因此三人都有了「发洩」的女体,而且也不会乱伦。如此持续了一段时间。